協會簡介  |  業務范圍  |  免責聲明  |  領導成員   |  

留置權人能否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以排除強制執行

時間:2018年05月22日 信息來源:公眾號: 法語峰言 點擊:收藏此文】 【字體:

實務中,對于擔保物權人是否可以針對對執行標的的強制執行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多有爭議。有觀點認為,擔保物權的性質為優先受償權,根據物權法第170條規定,“擔保物權人在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依法享有就擔保財產優先受償的權利”,因此,擔保物權人可以從強制執行執行標的的變價款中優先受償,并不需要排除對擔保物的執行,故不具有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以排除對執行標的強制執行的利益,不應賦予其提起該訴的權利。

筆者認為,這一觀點沒有考慮到不同類型的擔保物權的特殊性,其“一刀切”式的結論難免失之于武斷。本文所探討的留置權,即為典型。而且,留置權因其本身的特性以及其在不同階段的不同效力,在針對不同類型的強制執行措施能否予以排除的問題上,又呈現出差異化的特征。

在債務人因對他人負有到期債務而進入強制執行程序時,留置物屬于被執行人財產并無疑義,而根據物權法的規定,無論是民事留置權還是商事留置權,均需以債權人合法占有債務人的動產為留置權成立要件之一。根據物權法第240條規定,留置權人喪失對留置物的占有的,留置權消滅。留置權的成立及效力均以占有為公示方式,因此,強制執行會否影響到留置權人對留置物的占有,是判斷應否賦予留置權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權利的關鍵。

強制執行措施可分為保全性執行措施和處分性執行措施,前者是以防止被執行人轉移、隱藏、變賣、毀損財產為目的的執行措施,后者則是對被執行人的財產予以處分以滿足申請執行人的請求的執行措施。對于留置物而言,前者主要是指查封、扣押,后者則主要包括拍賣、變賣、折價。兩種強制執行措施對留置物以及留置權的影響顯然存在重大區別,亦應加以區別分析。

因留置權屬于法定擔保物權,債權人與債務人不存在協商留置權的行使條件問題,因此債權人僅能按照法律規定的條件行使留置權。與抵押權、質權的行使條件有別的是,法律規定留置權行使條件不是被擔保的債務到期,而是“留置權人與債務人約定的債務清償期間”屆滿。依據物權法第236條的規定,債權人留置財產后,債務人應當按照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的債務清償期間(即寬限期)履行債務。該寬限期在債務到期之后,期限長短由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法律不作限制。如果債權人與債務人在合同中未約定寬限期的,債權人留置債務人財產后,應當確定兩個月以上的期限,并通知債務人在該期限內履行債務。債務人逾期仍不履行債務的,留置權人方可實現留置權,將留置物變價并就所得價款優先受償。如果債權人沒有履行通知義務而直接變價處分留置物的,應當對此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因此,留置權不同于其他擔保物權的一個重要特點就在于其發生二次效力,當債權清償期限屆滿而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留置權僅產生留置的效力,即債權人有權留置標的物,但尚不發生優先受償效力。也就是說,留置權人不能立即將留置物進行變價并優先受償,而必須再履行法律規定的程序方能真正實現留置權。

對于留置權的留置效力而言,是否在法律上認可留置權人對于留置物的占有至關重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以下簡稱《查封規定》)第15條第2款規定,法院可以對留置物采取查封、扣押措施,但留置權人可以繼續占有該財產。一方面,司法解釋允許對留置物采取查封、扣押措施;另一方面,留置權人并未因此喪失占有,因而該強制執行措施也并未影響留置權,故留置權人無權排除法院采取的查封、扣押措施,其不符合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規定的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條件。但若法院采取扣押等改變占有的執行措施,留置權人是否有權提出執行異議之訴呢?《查封規定》第13條對此給予了明確回答:“查封、扣押、凍結擔保物權人占有的擔保財產,一般應當指定該擔保物權人作為保管人;該財產由人民法院保管的,質權、留置權不因轉移占有而消滅。”可見,即便對留置物采取的查封或扣押措施導致留置權人喪失對留置物事實上的占有的,法律上亦擬制其仍為該留置物的占有人,故該強制執行措施也未影響其留置權,因此也不符合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規定的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條件。但上述司法解釋并未進一步涉及處分性強制執行措施,而如果在留置權人基于留置權的二次效力得以行使優先受償權之前,法院對該留置物采取查封、扣押措施之后又進一步進行拍賣、變賣、折價的,由于此時留置權人尚不具備行使優先受償權的條件,其無法就拍賣、變賣所得價金優先受償,也難以針對基于強制執行而折價受讓的第三人提起返還占有之訴,留置權人將因此喪失對留置物的占有而導致留置權消滅,這將在根本上影響留置權的實現,故其應當有權于此種情況下針對執行標的(即留置物)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此外,在這一情形下,因留置權人尚不能通過行使優先受償權的方式實現債權,故即便法院和申請執行人均認可留置權人優先受償,也并不能夠圓滿這一要件,況且亦不能夠確定被執行人是否還有其他債權人,因此,法院和申請執行人認可留置權人優先受償并不構成法院采取處分性強制執行措施的例外條件。

對于留置權的優先受償效力而言,在當事人約定或者法律規定的履行債務寬限期屆滿之后,留置權的行使就和抵押權、一般的質權沒有本質區別了,其在性質上表現為變價受償性,即留置權人利益的實現,并非直接通過占有、轉移債務人財產而實現,而是首先使債務人財產售出轉換為價款,再從價款中實現清償。也就是說,其對留置物(即執行標的)享有的僅為拍賣、變賣后所得價款的優先受償順位,故既無權排除對留置物的查封、扣押,亦無權排除對留置物的拍賣、變賣。此時,如留置權人對強制執行有異議,則應當通過民事訴訟法第225條規定的程序尋求救濟。但此時需要注意的是,處分性強制執行措施中亦包含折價這一措施,而折價措施的采取將使得執行標的的所有權由被執行人轉移給申請執行人,這顯然也將會導致留置權人優先受償權的落空。因此,筆者認為,對通過折價方式處分執行標的影響留置權實現的,留置權人提出的執行異議,雖然在表面上表現為針對具體執行行為,但在背后實為對于法院通過折價方式處分執行標的的異議,此時賦予留置權人通過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獲得救濟的訴訟權利,似更符合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對于執行異議之訴的功能定位。

綜上所述,關于留置權人能否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以排除強制執行,可得出如下結論:

1.         在當事人約定或者法律規定的履行債務寬限期屆滿之前,無論法院對留置物采取查封、扣押措施是否會導致占有的改變,留置權人均無權排除法院的查封、扣押,其不能依據民事訴訟法第227條的規定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但法院因債務人的其他債權人申請強制執行而對該留置物進行拍賣、變賣、折價的,留置權人有權排除上述強制執行,其有權依據民事訴訟法第227條的規定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2.         在當事人約定或者法律規定的履行債務寬限期屆滿之后,法院因債務人的其他債權人申請強制執行而對該留置物采取處分性強制執行措施的,留置權人無權排除上述強制執行,其不能依據民事訴訟法第227條的規定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但通過強制執行程序對執行標的予以折價的除外。

 

(本文系筆者在與江蘇高院執行裁判庭沈燕副庭長探討時受到啟發所作,在此特別致謝!當然,文中觀點如有錯漏,均由筆者自負。)




黄瓜视频无限观看破解版本文轉自:公眾號《法語峰言》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z19UPawpQ_J-qL4jC2Yrag

(作者:司偉(最高法院) 編輯:admin)